然而

2020-05-20 09:55

组屋虽不奢华,但也不窄小。许多组屋与相对更加高档的共管公寓和私人公寓在相同的地段比邻而立。近50年来,新加坡共建造了99.9万套组屋,全国逾八成常住人口住在组屋区。

加拿大廉租屋虽然便宜,标准却不低。安大略省今年动工的廉租屋配备齐全,太阳能供热水、地热供暖、新式节能抽水马桶一应俱全。多伦多地区许多廉租屋都是外表气派的联排城市屋或高层住宅。温哥华甚至将2010年冬奥会选手村三分之一的房屋用作廉租屋。

福利房虽然退出市场,但德国并未放松对整个住房和租房市场的管理,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依然得到了良好的解决。

在法国,福利性住房不仅保障了低收入居民的居住权,还成为整个住房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

根据法律,德国每个州、市及乡镇都设有独立机构,主要是根据所租房屋地理位置、交通状况、房屋建筑年份、质量及节能情况,来确定基本价格范围。而且法律明文规定,如果房东的房租超过“合理房租”20%,就构成违法行为,超过50%就构成犯罪,这就使得租房市场极为稳定。(据新华社电)

合作社

组屋

漫长的等候期是加拿大廉租屋最为人诟病之处,各地申请等候时间都很长。据统计,申请一居室廉租屋平均需等候1至5年,两居室5至10年,最长纪录据说已达22年之久。申请者排到空位后,并非一定可以获批,如果连续3次被拒,就要从头排起。

新加坡国立大学房地产研究院院长邓永恒认为,组屋制度覆盖面之广远超一般国家保障房概念。

解释:都营住宅是典型的日本“廉租房”。

为弥补廉租屋的不足,许多省市推广“合作社住房”。这种形式由所有入住家庭分摊股份、共同管理,房屋的所有权属于全体住户。然而,租户不能对外出售自己的住房或产权。如果租户搬出,可向合作社原价出售房屋所有权和合作社股权,但合作社不会支付利息。

解释:法国福利性住房指公共或私营机构投资兴建,为收入较低、无法通过市场获得住房的居民所提供的住房。

据统计,法国每1000人拥有69.2套福利性住房;廉租房占法国可出租房屋的40%至50%。

新加坡在上世纪60年代大规模建造组屋的目的是为了应对当时住房危机。不过,最早建造的房子大多是廉租房,只是后来允许人们使用强积金购房之后才逐渐变成以出售代替出租,由政府鼓励和帮助人们置业。

德国《民法典》等多项法律对房租价格进行了强有力的管理和约束,特别注重保护房客利益,规定房东不得随意涨房租。

在战后重建和随后的经济高速发展期,日本大中城市住房问题十分突出,政府不得不坚持“保低放高”的原则:优先保障中低收入人群居住权,高收入人群的住房问题则交由市场解决。

加拿大是北美最大的福利国家,为保障“居者有其屋”,自1938年起就制定《国家住房法》,1946年制定《社会保障法》。近年来入住廉租屋的国民和居民比率稳定在7%左右。然而,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加之一些大中城市房屋租金连续上升,导致廉租屋需求量有所增加。

但严控房价

福利房退休

法国

组屋申请主要依据收入和家庭人口提供不同户型选择。由于和具有强制储蓄性质的强积金制度相互配合,组屋价格在大多数家庭可负担范围内。近年来,新加坡还调高申请家庭月收入上限,月收入1万新元(约合人民币4.9万元)也可申购组屋。

都营住宅应运而生,这是典型的日本“廉租房”。在东京都八王子市的某大型都营住宅区,新华社记者参观了一对二战残留孤儿老夫妻的住宅。房间面积不大,50多平米,两室一厅,有独立厨卫间和阳台。“几个子女都申请到这种房子,生活压力轻松好多。”

日本

为完善住房保障机制,我国公租房、廉租房项目自今年以来并轨运行。

加拿大廉租屋由省一级经营、管理。申请资格因地而异,一般而言是家庭年收入低于最低收入线、家中有特殊困难(如有老人、残疾人或多子女)、单亲有子女家庭等。

法国福利性住房比重较大,一个重要原因是有法律保障。例如,2000年颁布的一项法律规定,在人口超过5万的城镇中,廉租房占全部住房的比例不能低于20%,否则将受到处罚。

建屋发展局从政府拿地,地价根据地段不同而有所差别,建好之后以低于市场价格卖给符合资格的首次购房者,有补贴性质。新组屋转售市场的买方也必须是符合资格的公民或永久居民,基本原则是每户居民只能拥有一套组屋。因此,土地供应、开发商以及二手市场均在政府严格控制下,可以杜绝暴利产生。

符合条件的申请者递交申请资料后,等待抽签决定资格。有幸入住都营住宅的人并非一劳永逸,根据个人、家庭收入、纳税情况变化也有“出入”,比如搬迁、老人离世、家庭情况改善,就要把都营住宅让给更需要的人。享受都营住宅的租户收入超过基准时,若连续居住三年以上则要累进计租,若连续居住五年以上就须买下该住宅。

解释:德国《民法典》等多项法律对房租价格进行了强有力的管理和约束,特别注重保护房客利益,规定房东不得随意涨房租。

位于东京的一处都营住宅

解释:组屋是新加坡最常见的公共住房形式,由建屋发展局建造,向公民和永久居民出售。

按规定,东京都营住宅的申请分为家庭申请和个人申请两大块。只有月收入低于15.8万日元(约1.2万人民币)的困难家庭和东京都内居住3年以上、60岁以上的低收入单身人士才有资格申请。

在“兴盛”时期,德国约有三分之一的住房具社会福利性质。然而,德国自1998年起逐渐废除福利房建设中的优惠政策。截至2003年议会停止补贴保障性住房建设,德国30年来共为此花费300多亿欧元。目前社会福利住房比例约在10%左右。

加拿大

其实,无论公租房、廉租房还是福利购房,世界各国一直尝试多管齐下解决住房难题。

目前,法国约有450万套廉租房(其中一半是1985年以后兴建的),约占全国主要住房的17%。这些廉租房由863个专门机构管理。2008年,在巴黎大区,申请廉租房的居民每月收入最高不得超过1963欧元,其他地区为1706欧元。约1000万人租住在廉租房内。

福利住房主要面向低收入群体、多子女家庭、老人和残疾人等,按照规定,只有收入低于一定标准的家庭才有权利承租福利房。

廉租房在加拿大叫廉租屋,“卖点”是廉价,缺点是申请审批程序低效,以致产生“住房合作社”这样的替补形式解决住房问题。

既然叫“廉租屋”,租金自然非常便宜,为家庭税前收入的三分之一。

新加坡

都营住宅租金低廉,月租从2万到4万日元(人民币1572元至3144元)不等。

解释:由所有入住家庭分摊股份、共同管理,房屋的所有权属于全体住户。这种形式弥补了廉租房的不足。

这个大型都营住宅区规划整齐,有20栋带电梯的住宅楼,小区道路和停车场完备,还有很大的运动公园。小区配套公共交通也较为方便,到市中心的新宿和涉谷区也只要换乘一次地铁。

福利性住房包括廉租房、由私营企业资助、建设并管理的住房以及得到公共机构资助的集资建房。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德国曾大力发展福利性质的公共租赁住房。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努力,德国成功解决低收入者的住房问题,福利房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目前,德国政府主要通过控制房价、房租等手段保障低收入者的住房。

福利房

都营住宅

法国政府不断推动福利性住房建设,使廉租房不断增加。据法国政府住房事务部门2010年2月公布的数据,2009年,法国共资助兴建12万套福利性住房,这一数字是2000年的3倍;2005年至2009年,法国共资助兴建48.5万套福利性住房;2010年,法国政府还出资47亿欧元,资助兴建福利性住房。

德国